• <xmp id="qimki">
  • <td id="qimki"><table id="qimki"></table></td>
  • <bdo id="qimki"><table id="qimki"></table></bdo>
  • 今天是:

    理事資訊
    您的位置:綠色經濟協會 > 理事資訊 > 正文內容
    【2020服貿會】經濟觀察報執行總編輯文釗:從競爭中性入手暢通國內大循環
    理事資訊
    IGEA
    2020-09-18
    40845 瀏覽

    9月8日上午,國際綠色經濟協會在2020服貿會中主辦的第十屆全球綠色經濟財富論壇在國家會議中心盛大開幕。大會開幕式舉辦了“中國經濟‘雙循環’新格局與綠色經濟高級別圓桌會議”。



    聯合國原副秘書長、國際綠色經濟協會名譽會長沙祖康,工信部原部長、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李毅中,國務院參事、住建部原副部長仇保興,生態環境部法規與標準司司長別濤等部委專家,與來自“政產學研資”的5界代表共30人發言,圍繞“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雙循環”新格局,剖析和探討全球大變局形勢下,發展綠色經濟的新思想和新方略。



    經濟觀察報執行總編輯文釗受邀出席,并發表了主題發言,以下為發言補充整理內容全文。


    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互促發展的新發展格局。這個話題被所有人關注是自然的。這一段時間,我們做了一些采訪調研,問專家學者和企業家,你們怎么理解這個大循環,你們覺得應該怎么做?


    回答不盡相同,但是有一個共同點值得注意,那就是對統一大市場的關注。當我們談論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雙循環時,我們首先在談論的是什么概念?我們討論的是一個統一的市場。當我們說中國具有超大市場規模優勢,中國的消費市場規模已經與美國旗鼓相當的時候,我們不是在談某個局部或區域市場,不是談北京的市場,山東的市場,云南的市場。我們討論的是一個具有廣闊的腹地,人口結構、消費偏好和購買力水平差異很大的市場,但這些差異的存在,也給國內外不同產品和服務的提供者都帶來眾多機會和想象空間。


    這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市場。


    這樣一個市場要激發出最大的潛力,首先它應該遵循相同的規則體系。不論是內資外資,國企民企,不論是在哪個省區,在市場準入、產權保護、生態資源和環境標準等方面,它們遵循的是一個規則體系,是統一的“度量衡”。但是很顯然,在這方面我們還是會看到很多短板,還或多或少地存在地方保護和行政壟斷。比如說一些地方還存在著對本地企業的各種補貼,對其他省區的商品和服務還存在著或明或暗的限制,特別是在招投標過程中。這種補貼或者限制,過去可能被看作地方競爭力的一部分,但是如果我們站在一個統一大市場的角度去觀察,就可能會發現,這些補貼和限制將一個原本完整的市場,分割成了高低不平的條條塊塊。這意味著企業要支付更多的成本。


    也許最值得關注的梗阻或者堵點在民間投資方面,我們還依然存在玻璃門、旋轉門、彈簧門等頑疾。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要求我們比過去花費更多的時間精力去打通國內市場的梗阻。從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等各個方面,保障要素有序自由流動。3月30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了《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這是下一步要素市場改革的路線圖。


    如果給出一個正面的例子,也許可以舉出的就是互聯網經濟。一些行業人士的觀察是,在中國互聯網經濟的發展進程中,起初是很多來自硅谷的想法,一些商業模式,在中國市場落地生根獲得了成功。原因是中國市場夠大。經濟學家將其歸納為3S優勢,就是范圍經濟優勢、規模經濟優勢和速度經濟優勢。如果這個市場是割裂的,區域封鎖或壟斷的,我們就絕不可能看到今天中國在互聯網經濟領域的成功。當然,我們也能夠看到,互聯網和數字經濟的勃興,也在客觀上打破了過去的地區壟斷,暢通了商品在全國市場的流通。過去一個縣設卡就可能將外地商品隔絕于本地之外,現在網絡打破了物理的隔斷,一個統一市場是互聯網經濟能夠擴散的基本條件。


    就暢通國內經濟大循環來說,競爭中性的原則是一個突破口,或者說競爭中性應該是打破各種阻礙和藩籬的利器。最早提出競爭中性的省部級官員是央行行長易綱。他在2018年的一個國際銀行業研討會上說,中國將加快國內改革和對外開放,并準備以競爭中性原則對待國有企業。他的提法得到了其他政府部門的呼應。競爭中性隨后寫入了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按照競爭中性原則,在要素獲取、準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采購和招投標等方面,對各類所有制平等對待。


    不過現實地看,競爭中性還需要建立更多的共識。比如說,如何定義中國語境中的競爭中性,它包括哪些方面,具體標準如何,如何與現行各種與競爭相關的法律法規和政策體系對接。這樣我們可以很清晰地告訴市場,哪些做法是違背競爭中性的。如果沒有能夠落地的明晰的規則,競爭中性就可能停留于理念層面。


    去年年底,市場監管總局等四部門發文,要求對2019年12月31日前,對縣級以上地方政府及其所屬部門和國務院部門制定的規章、規范性文件和其他政策措施進行清理。清理重點是妨礙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包括各類市場主體的依法平等進入和退出,商品和要素在地區之間的自由流動,違法違規的區別性、歧視性優惠政策、不當干預市場主體生產經營行為等等。


    我們非常期待這項工作取得積極的成果。我們覺得,公平競爭審查的核心理念應該就是建立和維護競爭中性的原則。就公平競爭審查而言,我們想說,這不完全是各級政策制定者的自我審查,也不該是各級政府部門自己說了算。各級政府部門應該和市場一起確定基本的競爭中性原則,并接受市場的拷問。這應該是政府部門和市場的對話,市場有權了解與之相關的所有信息,政府部門的審查也應該接受第三方監督和評估。公平競爭政策應該對市場負責,而不是對市長負責。


    這又提醒我們,當我們說以內循環為主體的大循環的時候,絕不是說關起門來自己玩自己的。越是國內改革進入深水區,被各種利益牽絆甚至舉步維艱的時候,我們越是要打開大門,以擴大開放促進國內改革的深化。1978年開始的改革開放,就是一個開放與改革互相促進的過程,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就更是通過全面的對外開放,倒逼國內開放與改革的過程,特別是要求對外資開放的領域率先對內資開放,推動了國內市場準入等各方面的改革,極大地提高了國內市場的開放水平。


    就暢通國內大循環來說,我們當前的任務是怎樣落實競爭中性原則,讓公平競爭審查成為一項有約束力的制度,讓一切創造財富的源泉充分涌流。中國服務業的開放一直滯后于制造業,特別是金融保險、信息技術、知識產權等高端服務業的開放就更是如此。這種滯后,不僅體現于對外開放,也體現在對國內民間資本的開放上。北京正在致力于打造國家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示范區,這也是以高水平的對外開放推動國內改革與開放,在新時代的又一次嘗試。我們相信在更高水平的開放進程中,中國服務業的整體競爭力也將得到更快的提升。


    22
    關鍵字:
    分享到:
    42K
    •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惠河南街1102號國粹苑C座F4層4028室
    • Copyright @ 2010-2018 igea-un.org All Right Reserved
    • Powered by 北京市朝陽區國際綠色經濟協會
    • 京ICP備16051411號
    掃描二維碼
    午夜日本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99热不卡精品免费观看_精品在线观看一区_欧美成人午夜精品免费福利
  • <xmp id="qimki">
  • <td id="qimki"><table id="qimki"></table></td>
  • <bdo id="qimki"><table id="qimki"></table></bdo>